战极通天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禁忌掠侵最强病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战极通天 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禁忌掠侵,最强病毒!

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禁忌掠侵,最强病毒!

“妖之宇宙华梦魇阁下莫虑,我宇宙战场来援矣!”声音在这片由科技力量汹涌笼罩的海上传出,诡异地在每一片海域,每艘战舰上下区空传响,根本不像是神魔之音,也不是源自洪荒宇宙的兽吼,又不是傀儡机械的震音,这一诡声本不该在这世上出现,然而便于这宇宙战场,这神妖两方巨军决战的牙泷大海响起,比鬼魅更异地传尽维度,透一股不详,显一种恶寒。

一根根触须仿佛水母蜇针,也像是极度锐利的电流,如同海面波涛而腾涌现的深黑漩涡之锋,乃是最残忍恶魔的獠牙,炼狱之中囚禁神魂的锁链,吞噬生灵的时间邪流,延伸化线的因果黑洞,更甚至一种种恐怖道力的呈现,简直是不可思议的集聚,可怕负面的全揽,一种悚然出现在诸神的心头,一艘艘战舰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击穿,其上誓死搏杀的勇士这个时候却陷入一片血煞森猩的鬼雾根本见不到尘途,他们坚毅凛然的意志无法化枪剑断敌之魄,却被一种诡异与残忍穿透,一切生命与造化都流失丧终。

就像是浮动笼罩整片海域的阴影,更是掠夺着诸神生命的魔邪,海面下与天霄上共有那种极可怖的酝酿,直指着每一尊神的恐惧,亦或是说将生命本源都给剥离,这是一种不可名状的怪诞,是自海底深渊无数凶物的尸体中脱出的终极怪胎,将漫天科技之力击得粉碎,也在近乎疯狂的屠戮之中将自身的气息尽数渲染于海,这是杀掠诸神的恐怖。

“滚出来!”那超级玄神蛮霸宙态卫怒喝,就像是化作一头金象般挥鼻竭力踏下的猛烈光影就这么朝着海洋之中作恶的玄影杀去,她一女子却比大多数的铁汉都更为阳刚铿锵,此时堂堂正正的浩然之气杀下,代表着神军之辉,亦是众神之怒!

然而暗处那邪恶像是桀然嘲笑,一条条触须像是透明,又如同有最多黑水与恶沙流淌的污秽藤蔓,直接缠住了那堂正凛然的光象姿态,却如同奠柏魔影,居然将这充满了阳之法则、力量法则、野蛮法则、勇气法则、白之法则、正气法则一种种极限法力的金象给缠绕吸食,就像是化作了多少汁液,也像是化作了黄昏的雾气,都归入这变幻邪恶的触须中北生生吞食,这触须更是朝蛮霸宙态卫而来,生出不知多少棘刺、血口、锯齿与黏膜,目的非常明显,要将这尊凛然刚武的魁梧神女吞食!

何止如此,整片海上一尊尊超级玄神都在怒喝,凭一招招旷世绝学与这等纠缠变化的触须搏杀,尽管这邪力竟是搅动着牙泷大海上苍古婴哭、绝冻冰山、落度极光等种种凶险异象共上,威能之强也在任何一尊超级玄神以上,然而神的威严又岂是可以践踏的?纵然有亿神惨遭杀害,纵然那邪力还在超级玄神之上,但神军所向,众志成城之下却将其生生从海中逼出!

当这生灵,甚至不可称之为生物的存在出现在海面,它的庞大渺小身躯却也在天空中印下,在天神苍神的眼里他们见到了随着海流流动变化的一张张狰狞至深面孔,这些面孔不只是属于人类的,还属于虎、兔、龙、雀、蝎等万兽,也属于藤蔓树木众植,就像是汇所有生灵资历而出,就像是这世上所有进化的集合与终点,然而那一张张面上显出的都是邪恶与贪婪,古老树木的褶皱只是微动也令神毛骨悚然,逼出浩荡神威凌下!

而在一尊尊玄神的眼中,这分明是一团极为庞大的法则漩涡与迷雾,两支大军所处的海域皆被占据,而天空之中那风暴亦是肆虐到无处不在,所有的水滴,所有的波纹,所有的尘埃,所有的烟尘,每一点基原粒子,每一处法则变化,都在这一团庞大的掌握中,就像是一宇宙,运转着太多重变化,它就像是无处不在而又全知全能,轻而易举窥破神魂中的念想,也将触须布在所有时空,牙泷海战导致神妖陨落的多少生命骨血,太多陨落煞悲,这个时候竟是被它吸纳,吞噬!

而就算超级玄神也难以真正看清这怪物本身,神军之中唯有叶天看清了,海面上分明就是一张涵盖的薄膜,简直与浪涛融为一体,而天空之中亦有像是庞大眼球般的无色圆球,与那薄膜呼应联络,更同时不断喷吐出孢子菌种一般的太多细粒,这些细粒简直就是罪恶的种子,萌芽为了那一根根掠夺生灵的触须,化作海天处狂涛的邪光,雨雪滔滔洋洋洒洒地占据所有处,再接着这牙泷大海对其并不产生排斥而炼化着整片海上所有异象之力,那些鲸鱼怪物、深海邪龙、秽土巨乌、轮回蠕虫等一种种由于最终决战孕生的怪物体内都种下了它的剧毒,化作了它破坏与掠夺的爪牙,疯狂地撞击神阵,撕开神舰,吞噬神军!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无形无色地变幻,包罗万象地极光,虚空混沌地异变,简直脱出抽象,狂为所往无边,它的气息正是宇宙董洁独自一人走出这所公寓战场阵营,然而没有另外的任何一个宇宙战场生灵会与它相似了,这个家伙诞生在世上,成长到这个地步本就是史无前列的禁忌,这是宇宙战场之主狂想地杀招――

最强病毒。

像是有太多狂笑声响着,这第一个达到玄阶的病毒将所有的法则都化作自己侵蚀的触须,肆无忌惮地在整个牙泷大海上狂舞,疯狂地缠绕、抽打、刺裂神舰,将有神阵守护的诸神都不断剥落杀害,更是将一种恐怖的存在输入,就像是种下诅咒,然而夺去了神的意志凛然,就像是僵尸般传播着苍白的意志,这正是它的病毒传播,就像是世间一场场瘟疫的罪恶,就像是当初天神营地的不详,如今在牙泷大海上全面爆发!

有多少的神怒喝着点燃自身化作不屈的火焰而灭,岂容承受这种耻辱,为这一尊病毒,宇宙战场犬仆的爪牙触须!然而他们的神力,他们的神器,他们的魂法却都不可阻止地被这可怕存在掠夺吞噬,更直接转化入了遮覆牙泷大海的整片触须森内,希望阿里巴巴看重自己、看重质量竟是直接被这病毒掠夺作了它的力量再度侵蚀而出,这种掠夺比什么都要真切,在那病毒点中比宇宙孕育都玄奥的重重变幻最残酷衍化,那是灌注了多少感悟与情感的神华,这个时候被桀然的怪物掌控,肆虐神军中!

怪异的可怖狂荡,那整整五十八成神极之力的汹涌更是难以想象,它仿佛魔帝的君临,深渊之口将整片海上的所有生煞吞下,更不论神妖,这种极度贪婪的残酷令此时与其算是盟军的妖们都不寒而栗,即便此时它的出现直接影响战局,令他们恨之入骨的诸神都陨落,但此时他们还是直接流露出对于这个贪婪暴戾生物明显的恶寒、惊悸与忌惮。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此时疯狂吞噬着整个战场的精气,所谓科技之力都落入触须中消融,被它杀害的诸神尸骨无存,被粉碎的神舰亦被全然蚀掠,它的气势竟也在继续攀升,像是要冲破这已然屹立于神级极巅的五十八成神极之力,达到五十九成,六十成,甚至是更无上,强无边!

有谁能够容忍这样的生灵存在,它的贪婪是无限的,它本身的存在就要侵略整个世界,这绝不是可以利用的利器,这是一种将无边吞食世界的禁忌,此时它吞食的是神,还在壮大自身,那么之后呢?它永不会停止,若它不灭,迟早要将这浩瀚无尽的世界统统吞噬。

侵蚀之怪在肆虐,而就在神军舰阵的边缘处更有一个个生灵显现,它们有的类人,头顶乌毛生竖眼,或是披着鳞甲,也有金鳞闪耀的鱼龙,亦有翻滚着斑斓色毒泡的章鱼,还有更多生灵,它们一个个与这片海洋最是契合,皆有着五流天神之上实力,这分明就是宇宙战场阵营的大军,尽管数量还不到寂王颂之主那方的一半,但都是最擅长海战的精锐!

由玄阶病毒统领的这支宇宙战场军竟是远涉牙泷大海,与华梦魇夹击星炎神,分明带着一种令诸神都要窒息的决然,妖军与宇宙战场阵营的联盟全面昭然,而他们如今要做的毋庸置疑,那就是将这近乎四分之一的神军留在这里,也将最强的世界级天才,战力无双的天统无极平乱战神辉将军星炎神永葬牙泷海!

一种沉重压在每一尊神的心头,作为总帅的叶天最清楚这一切,原本神军与妖军的对抗一处处都有变化胜负,事实上还分不出真正的上风下风,而叶天虽然有把握真正击败华梦魇,但还需拼上千招才可能使其呈现败相,此时谁都不见,唯有叶天与华梦魇清楚,这本是旗鼓相当实际对神军有利的战势若是继续下去,叶天终将斩断梦魇原焉,败华梦魇而灭妖军,可此时宇宙战场军的出现却将局势全面打乱!

发出了憎恨疯狂的怒吼,本就在这宇宙战场生长的海族们如同魔蝗蔽天,全然地朝神军冲击而来,不知多少神舰在这个时候沉落,分明就是宇宙战场阵营趁着神军与妖军死拼之时发出的疯狂侵袭,它们的正面战斗力当然远无法撼动神阵,然而整支舰阵都与妖军舰阵抗争着,此时多出一禁忌病毒,多出一宇宙战场军,诸神再勇,又岂能战双方,保这神荣不朽!

如同化作了银灰金属的一条条触须延伸与断折着,就像是小鬼跳动恶魔舞,便朝着衣身皆血的龙成疯狂缠绕而去,在这些触须上分明长出了太多的眼,太多的口与更多生灵姿态,无不彰显着这支怪物对于世界气运的强烈渴望,血天尊发出了怒喝,正是病毒最喜之食的生命化作一柄圣枪将之穿透,他的黑发更是在此时化作了半血半苍,无数的魑魅魍魉就朝另一方袭来的愕然雷山主狂啸涌去,就是一些魑魅魍魉如今也不像邪魅,反倒为这辉煌的神军拼杀,将雷光击裂,神武弑九天!

这一尊血天尊此时也发出了一声怒吼,震彻苍穹――

“杀!!!!!!!!!!”

开利空调加氟
德阳治疗白斑病费用
南京白癜风好的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