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副镇长过三十六岁生日的时候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两年前,孔副镇长过三十六岁生日的时不断地输入到青岛候,家里来了不少客人。宏远村的全体村民都来了,家门户族和三党亲戚也来了。

来的人自然都不会空着手,每个人都拿着重重的寿礼。有拿几百的,也有拿几千的,最不济的也拿着两百。

孔副镇长很高兴,转着圈儿给客人们散发着“大中华”烟。这两年他分管移民搬迁和新农村建设,着实提高了他的生活水平。每发放一次移民搬迁款,他都能吃到不少的回扣。有的是村民自愿给的,也有的是他厚着脸皮强行要的。反正不要白不要,要了白要了。村民感谢他都来不及,谁又去举报他呢?

孔副镇长刚发完第二圈烟,山夫子和几个组长就又抬着一个大箱子进了门。那个大箱子用红绸布包着,说不清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反正看起来很沉,由四个年轻的组长抬着送进了堂屋。

孔副镇长见山夫子和几个组长送来了如此大礼,就忙迎上前去乐呵呵地说:“哎呀,你们这是干什么呀?我过一个三十六,怎么能让你们这么破费呢?这让我多不好意思啊!”

山夫子狡黠地看了几个组长一眼,忙对孔副镇长打着哈哈说:“我们村里几百年才出了你这么一个镇长,如果我们不来,岂不是显得我们太不够意思了吗?我们知道你什么都不缺,所以就给你买了一点儿稀奇东西。”

山夫子是宏远村的村长,从小就和孔副镇长的关系很要好。孔副镇长比他小两岁,过去一直把他喊哥。可自从孔副镇长当上副镇长以后,就不把他喊哥了,而喊老山了。

山夫子对孔副镇长喊他什么倒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孔副镇长手里的项目和钱。分管移民搬迁和新农村建设的孔副镇长手里有着很大的权力,只要点个头、签个字,宏远村就能得到很多实惠。所以他就常常去跟孔副镇长套近乎,总想从孔副镇长手里多给宏远村挖点儿项目和钱回来。

不过,孔副镇长的心很黑,动不动就明目张胆地吃回扣。要是不给他钱,他就不给项目。为这事,山夫子心里很不痛快。

前不久,孔副镇长打让山夫子去领移民搬迁建房款。可在拨款时,孔副镇长却突然叫苦连天地对山夫子说:“你也知道,现在向上面要钱真是太难了。为给你们村要这个钱,我把腿都差点儿跑细了。又要请客,又要送礼,又要请人家吃饭,还要给人家买烟,一点不伺候到,款都到不了手。为给你们村要钱,我把几个月的工资都倒贴进去了。所以,今天钱虽然给你拨了,但我的损失你也要给我补回来。我也不多要,给百分之五就行!”

那是一笔不小的资金,整整一百万。孔副镇长要百分之五,就是整整要五万。山夫子见孔副镇长那么狮子大张口,心中十分不悦,但他在表面上却毫不犹豫地拍着胸脯说:“这话好说,我心里有数。我去给农户们说说,保险少不了你的钱。”

孔副镇长见山夫子拍了胸脯,就认为十拿九稳能拿到钱了。谁知几天以后,山夫子却突然一脸懊丧地对孔副镇长说:“哎呀,真是对不起!那些农户真是太抠门儿了,钱进了腰包就一分钱都不想出了。他们说这钱是中央拨给他们建房的,没有给别人提成的这一说法。所以就硬是抗住不给,你说气人不气人?”

孔副镇长知道是山夫子捣的鬼,也是山夫子故意糊弄他,所以就对山夫子有了很大的意见。再见到山夫子时,就爱理不理的。但山夫子却仍然一如既往地去向孔副镇长要项目要钱,并也隔三差五地给孔副镇长送几百块钱去,说他正从农户手里收钱,一定要给孔副镇长凑够那个百分之五。

孔副镇长见客人来的差不多了,就张罗着开席。一溜十席在院子里拉开,几个一百瓦的大灯泡把院子照得如同白昼。山夫子和几个组长也不客气,坐上席就胡吃海喝起来。

酒席吃到深夜方散,孔副镇长迫不及待地解开了大箱子上的红绸。不看则已,一看,他兴奋得几乎跳了起来,原来大箱子里装着一人高的一座古色古香的落地钟。

这种落地钟在市面上已经绝迹了,也不知道山夫子是从哪里倒腾来的。孔副镇长让父亲搭手把落地钟从箱子里抬出来放在地上,一边转着看一边说:“宝贝!真是宝贝呀!……”

父亲也转着看了一会儿,一想不对呀,送这么个玩意儿是什么意思呢?高层密集的动作思索了一会儿,就突然把大腿一拍说:“儿子啊,这并不是什么宝贝,他们这是在咒骂你呢!”

“这话怎么说?他们送来了这么值钱的东西,怎么是咒骂我呢?”

“你想想,你三十六大寿,他们却来给你送终(钟),这不是咒你是什么?”

“啊?这狗日的山夫子,他是想我早死啊!”

孔副镇长气得浑身颤抖,一拳砸在落地钟上。由于用力过猛,落地钟砰然倒地摔了个粉碎。

共 171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寿诞收礼,还收到大礼,这本是一件高兴的事儿,谁知道竟是送来了晦气----一个大钟。送终(钟),当然是咒骂。表现出老百姓对镇长的不满、无奈,同时也突出了群众的反腐心声。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楼文友: 17:28:21 期盼你的新作!

回复1楼文友: 18:28: 7 谢谢王老师!

霉菌性阴道炎会自己好吗
跌打损伤骨折吃什么好
无锡治白癜风哪里比较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