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门第二十六章凌雪然搭配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5-21

洪荒之门 第二十六章:凌雪然

第二十六章:凌雪然

黑色毒烟将变成狼人形态的希冬团团包围。毒烟的毒性之强,将希冬刚硬的皮毛尽数毁灭,现在的希冬就像一只没毛的肉浪人。

挣扎数时,希冬终于坚持不下去,一头栽在地上,一双血丝布满的双眼空洞盯着叶封尘。

叶封尘从黑色毒烟之中款款落地,看了一下躺在地上的希冬,不屑一哼,收敛周身黑色毒烟,朝着亦是倒在地上的叶天慢慢走去。

“还想和我斗,你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今天我便送你去见你那笨蛋父亲,还有那个没用的母亲吧。去死吧。”叶封尘面部狰狞,运足气力朝着叶天狠狠攻过去。

眼见要打到叶天身上,只见叶天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轻轻一掌将眼前这个狰狞的叶封尘打出去。

“什么?”叶封尘急忙抵挡,不过依然被震退几步,稳住身形,一脸惊慌看着眼前叶天。

叶天呆呆站在原地,一团黑色的气体从脚上轻轻升腾起来,蔓延整个身体。不到片刻,叶天犹如一尊黑色恶魔,全是乌黑,就连肤色也变成黑色。周身黑色气体似乎再不断吞噬四周武者之气。

上空中,白xiǎo狸与叶封尘请来的不知来历的雷雨不停战斗,两人从开始一直打斗到现在。两人皆是满身大汗,气喘吁吁。忽然,白xiǎo狸感应到叶天身上那股黑色的能量,顿时停止战斗。朝着下方叶天冲了过去。而雷雨却不肯放过,亦是追逐白xiǎo狸。

暴风雨与雷鸣之后,倾盆大雨终于按耐不住,一滴接着一滴如豆粒般大xiǎo从空中坠落而下。雨打在叶天身上,黑化的叶天慢慢抬起头,看了看空中,任凭大雨打在脸上。紧闭的双眸终于打开,一双黑色空洞的眼睛显现出那般恐怖深邃。

“吼!”沉寂的黑化叶天忽然大声怒吼,低下头颅,朝着身前叶封尘而去。

叶封尘立马释放出黑色毒烟,再次浮在黑烟之中。虽然他心里还一直认为叶天不可能战胜自己,但眼前这个叶天总给自己一些别样的感觉。此时的叶天气息完全变化了,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吞噬感袭上叶封尘心头。

叶天依然怒吼,奋不顾身,一下子冲进叶封尘的黑色毒烟之中,狠狠一拳。叶封尘根本来不及躲避,迎接上叶天的一拳。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飞出毒烟之中。而叶天却没有趁胜追击,只身留在那团黑色毒烟之中。

颤颤巍巍落在地上,叶封尘恶狠看向叶天,擦拭了一下口角的鲜血。“哼,虽然不知道你为何变成这番模样,但你有没有发觉,你现在可是留在我的毒烟之中。就准备让毒烟了结你吧。”

毒烟之中的叶天根本没有听见的叶封尘的话,准确的来説现在外界一切对叶天而言,都是不存在,都是看不见,听不着的。他的心就像有一个人在不停催促自己杀光眼前所有人。

叶封尘话音刚落,可下一秒,整个人便变得安静起来,震惊无比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只见叶天张开大嘴居然不停吸纳自己的毒烟。这怎么可能,对于自己的毒烟,叶封尘还是狠自信的,那可是连狼人这种皮糙肉厚的家伙都被腐蚀的不成人样。而叶天居然敢将毒烟吸纳如肚。男的叶天疯了!

不到片刻,一团婆婆娑娑的黑色毒烟渐渐变得淡化。“吼”又是一声怒吼,黑色毒烟全部进入叶天肚中。叶天不但没有事,反而周身黑色气体变得更加浓郁。那种吞噬的感觉更加深。

忽然,叶天空洞的双眼一下子瞄准叶封尘,紧紧盯着叶封尘。虽然叶封尘实力等级高出叶天好几个,但现在的叶封尘真的害怕了。

狠狠一咬牙,叶封尘抢先动手,朝着叶天攻击而去。叶天似乎嘴角露出一丝邪笑,迎接而上。

“叶字拳,横扫落叶!”叶封尘使出叶家功法。双拳刚出,只见叶天依然不停,没有任何动作,朝着叶封尘而来。双拳所带的拳气逼近叶天,叶天依然不管不问。

“嘭”一声巨响,拳气与叶天相撞,荡起一阵烟雾。烟雾之中,一个身影依然气势汹汹朝着叶封尘而来。

来到叶封尘身前,叶天一把抓住叶封尘双拳。叶封尘拼命挣扎逃脱,可却怎么也没有用。叶封尘就像一只xiǎo鹿被猛虎抓住,怎么也逃不了。

“不可能,我可是五品强者,你才刚刚踏入人级!”叶封尘崩溃了,惊愕地説道。

可是叶天根本听不到这些,一声怒吼,用尽力气一下子将叶封尘双臂折断,便从身体强行拽了下来。拿着叶封尘的双臂,叶天嘴角居既有历史上恢宏经典的战斗然露出一丝笑容,接下来更不可思议的是,叶天将叶封尘双臂放在嘴中,开始咀嚼起来。

双臂被拽下,叶封尘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看着眼前这个咀嚼自己双臂的叶天,顿时害怕起来,指着叶天不停地乱叫,“你不是人,你是恶魔。食人的恶魔。”

叶天才不管这些,扔掉叶封尘双臂,一下子扑了上去,张开血盆大口,狠狠向着叶封尘脖子咬下去。如同一只猛虎咬着自己的猎物一样。

那些被叶封尘拦截下来的叶家弟子看着眼前一幕,不禁双腿发软,有些弟子甚至开始呕吐起来。或许他们曾经杀过人,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人吃人。恐惧的惨叫,叶家子弟皆是纷纷逃跑,此时此刻,他们对叶天没有任何必杀之意,有的只是不要被叶天捉到,成为他的食物。更别谈有人去救下叶封尘。

白xiǎo狸终于在和雷雨打斗之中从天空降落到叶天身边,看着周身均是黑气的叶天,再看看叶天正在吃着叶封尘,白xiǎo狸顿时心中着急起来。这种感觉她遇到过两次,第一次便是那暗黑大帝出现之时,暗黑大帝身上能量的气息,第二次便是叶家成人大礼,陷入愤怒的叶天身上的气息。

那时自己便猜测暗黑大帝最后向着叶天扔过去的便是影响叶天力量发生质的变化原因。如今看到叶天的一举一动,白xiǎo狸更加能够确定了。

追逐白xiǎo狸的雷雨从空中刚刚落下,看到叶天竟然蚕食自己的雇主叶封尘顿时惊讶起来。居然有人会吃人,这还真是前所未闻。

“什么?这家伙,居然在吃人?”雷雨指着叶天惊讶地説道。

似乎听到雷雨的声音,叶天忽然停止咀嚼着,蹲在地上,一下子转向身后的雷雨。叶天嘴角还残留着叶封尘身上的肉和血,让人看到不禁腹中翻江倒海起来。

“吼”叶天一声吼叫,朝着雷雨奔去。

雷雨虽然惊讶叶天的行为,不过叶天朝着自己而来,自己倒是没有一diǎn担忧之处,站在原地,双手背后看着奔来的叶天,一脸不屑。

叶天一下子扑了上去,却被雷雨狠狠一脚踹开。不过叶天似乎没有任何影响,又是扑了上去。连续几次扑向雷雨,均是被雷雨狠狠踹开。雷雨似乎有些不耐烦,一把抓住扑来的叶天。

白xiǎo狸暗道一声不好,身形一晃,来到雷雨身前。一掌打向雷雨身上,雷雨反应神速,将手中叶天扔出去,挡住白xiǎo狸一掌。而白xiǎo狸却立马收回手掌,将地上的叶天迅速抱走。

抱在怀中的黑化叶天似乎根本不认识白xiǎo狸,狠狠一口咬在白xiǎo狸右肩。白xiǎo狸脸上一紧,却因为要离雷雨远diǎn,没有理会叶天的行为。相隔雷雨几十米,白xiǎo狸放下咬住自己右肩的叶天,一掌打在叶天额头之上。叶天脑中嗡嗡想起,一下子昏迷过去。白xiǎo狸急忙从怀中掏出一颗丹药放在叶天嘴,便将叶天放在一边。

“那个大汉,你的雇主也死了,是不是我们之间的战斗不要再继续?”白xiǎo狸面部严肃对着雷雨説道。

雷雨轻轻一笑,竖起右手摆了一下,“不,不。我早就説过我的任务是将你杀掉。你知道吗?”

“杀掉?我和你无冤无仇,现在你的雇主已经死去。如果战斗下去,哪怕你赢了,也不会有人给你钱财。”

“他死了关我什么事。不管那家伙死不死,我最后都会杀掉他,至于钱吗?我也不需要。我的任务就是杀掉你。”雷雨似乎依然不肯放过白xiǎo狸,面露阴色説道。

“任务?你究竟是谁?”白xiǎo狸也明白了原来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目标根本不是拦截自己,而是杀也没有任何第三方的应用……掉自己。甚至可以肯定是这家伙应该早已杀掉自己,根本和叶家请不请没有关系。

“哈哈。反正你也很快死在我手里。就让你做一个明白鬼吧。本大爷就是天一门雷雨。”

“天一门?!”听到这三个字,白xiǎo狸不禁暗自説了一遍。没有想到原来天一门也知道自己这次被暗黑神教抓走,看来这个所谓的东方盟友也不是什么好鸟。

天一门与剑宗,暗黑神教同属七大高级势力。位居东方,与剑宗结盟,共同镇压十万大山东晋口。可万万没想到,这个盟友宗门居然会对自己有想法,看来这在真正的职业联赛中个世上根本没有什么永远的盟友。

“既然你知道了,那现在就给我去死吧。”雷雨运足三级地级实力,朝着白xiǎo狸而来。

“一个天一门也敢伤我师妹。我看你是不想活了。”雷雨刚刚出手,之间,空中传来一声女子的轰鸣之声。

雷雨驻足而视,只见前来的正是剑宗第一美人凌雪然。

凌雪然徐徐从空中降落,如同天仙下凡。看到自己的师姐来了,白xiǎo狸顿时高兴起来,一下子冲了上去,抱住凌雪然,“师姐,我好想你。”

“哼,找你好多天。这次回去一定罚你面壁。”凌雪然冷哼一声,佯装生气,敲了一下白xiǎo狸的头。

白xiǎo狸揉着头,露出歉意,一直嘟囔着,却不敢説大声。

凌雪然松开白xiǎo狸,慢慢转向身前不远的雷雨,冷漠地説道,“雷雨,天一门弟子,没有想到你天一门也会对我剑宗动主意。看来你天一门现在越来越张扬了。2014年全年受理案件81万余件今天就让我会一会你。”

“哈哈,原来是剑宗第一美人凌雪然。在这里见到,老天对我还真好。我可不敢和你打,剑宗青年第二的实力,我可不敢得罪。后会有期。”雷雨话音刚落,便释放出全是武者之气,朝着天空飞去。

白xiǎo狸想要拦截下来,却被凌雪然拦了下来,“别追了!”

“哦,师姐你实力似乎又提升不少?”白xiǎo狸鼓着xiǎo嘴説道。

“恩,的确进步不少,离天级只差一步。”

“啊?师姐,你提升的好快。上次见到你还只是四品地级。没有想到你现在居然提升到这么高。好快啊,究竟怎么办到的?”白xiǎo狸羡慕地盯着凌雪然説道。

怎么办到?凌雪然变得语塞起来。不禁脑海之中多出一个男子身影。如果没有那次荒唐的事,估计现在实力还停留在四品地级之上。就在胡思乱想之际,凌雪然忽然看到白xiǎo狸身旁地上那个熟悉的少年。

看到叶天,凌雪然惊讶地説不出话,指着叶天,吞吞吐吐説道,“他。。。。。。他为何在这里?”

白xiǎo狸看了看叶天,又看向凌雪然,不解地説道,“他?他一直在这里啊。难道你认识这个人?”

“不,不。我不认识他。好了,你快跟我离开这里吧。我先把你送回宗门。师父可是很着急的。”凌雪然立马转移话题道。

“额。。。。。。那个师姐,我想再留几日,你看我朋友受伤了,我要帮助他哎。你不是教过我,朋友之间要相互帮忙吗?”

“不行,立马跟我回去。”

“我不,我就要多留几日。要不然你先走?”白xiǎo狸説不过凌雪然,一下子坐在地上,撒起娇。

凌雪然也很吃白xiǎo狸撒娇这套,顿时没有办法了,为难地説道,“好吧,就多留一日。之后和我一同离开这里。”

“好的。还是师姐最好。”听到凌雪然答应自己,白xiǎo狸开心的站了起来,在凌雪然脸上亲了一口,便用自己的力量将叶天和希冬带走,前去治疗。

凌雪然看着白xiǎo狸三人消失的方向,不禁叹息一声。她不知道怎么面对醒来后的叶天。为何羁绊这么捉弄人。

枣庄妇科医院哪家好
老年人手足麻木的病因
芜湖治疗牛皮癣费用
惠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宝宝消化不良吃什么好
小儿科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