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回家一趟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5年了,没回家一趟,这次回去,算是衣锦还乡吧。

红色“宝马”,停在窑厂大门一侧那家小店门前,我买了一瓶饮料,坐在门外店主掇的矮凳上,一面小嘬,一面寻寻觅觅,希望那个薄情小人见到我,见到我的“宝马”。

倏尔,噪声大作,一群孩子一边扔石块、坷垃头,一边大喊大叫:“夏疯子,夏疯子”。夏疯子冒着“枪林弹雨”,且追且停。到了小店门前,我定神一看,妈呀,什么人!一只大大的雄狮头,乱蓬蓬,脏兮兮;一副方正的脸盘,黝黑黝黑;裸露着腰肌,系着条条缕缕的包装纸和彩条塑布,跑起来一搧一搧,窣窣作响。一根曲柄伞把端在手上,歪头瞄准,口中发出“哒哒哒!突突突……!”我痉挛一下,眼熟。他?不会吧?他阳光帅气!夏疯子将伞把往我面前一扔,转身走向垃圾池,捡起一个半边好的苹果,“呼哧呼哧”一阵啃。冲锋又起,他不紧不慢拾起“冲锋枪”,掖在腋下,继续啃食苹果,小步追赶孩子。我下意识地向 个正在唠嗑的妇女打探:“年纪轻轻,怎么就疯了呢?”

妇女甲立即转脸对我说:“可怜啊,是让女同学害的。”又补充说,“女同学她爸骗他:说女儿嫁人去了。他沾上风就是雨。”

“也不全怪人家哦,主要怪他哥,是他哥亲口回了人家,说夏晓林旅游结婚去了。其实哪是,——出差。他哥说这话正好我在场。”妇女乙矫正。

此话像一粒火炭“嗞”的跌落我的心头,他就是夏晓林!我假装系鞋带,埋下脸,想哭。抬头时,妇女乙突然定定地看着我。“姐姐,那姑娘好像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细皮嫩肉,眉清目秀。”一阵惊诧,又惋惜地说,“亲哥哥作孽,家鬼害家人啊!唉,他要是跟那女同学配上了,怎么会这样?”

“一人一命,命是生的不是争的。”妇女丙不以为然,替他哥哥辩解,“他哥有他哥的难处,家产全给疯子将引导创业投资、私募股权投资在促进企业升级、完成企业融资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中国将积极创新吸收投资的方式念书念光了,他自己三十好几还光棍一条哩。”

……

夏疯子,居然就是夏晓林!

可怜的夏晓林,苦命的夏晓林……

我还有个爹,他从小就无爹无娘。高中念书时,我们互相疼爱,相濡以沫。高二下,见他辍学我也跟着离开学校;他进窑厂当会计,我在家做家务。一开始,邻居家成了感情驿站,我常过去接他。后来被我爸发现,断了。此后,我偷偷到他们窑厂,一年就那么一两次“鹊桥会”。

那日,我终生难忘的那日,我去窑厂找他,碰到他哥,他哥一副很愧疚的样子,轻声说:“晓林旅游结婚去了。”这话差点没让我昏倒。我绝望地走出窑厂。可出门没几步,我不死心折了回去。恰巧又碰上他哥,他正跟几个工人说悄悄话,见到我抽身从后门溜了。我干站了一会,最终鼓足勇气问工人,工人回答的跟他哥毫无二致。我信了,我恨了。我胡乱走出窑厂大门,在小商店——也就是现在的这家——给邻居打了,然后,就昏昏噩噩地跑啊跑啊,上了车,去了南京。这一走,就是5年!

个妇女还说,夏晓林回来后,工人说漏嘴,他立马跑到我家。我爸火冒三丈,向他甩了一句谎话:“她跟人去了,死了这条心!”打这之后,夏晓林疯疯癫癫。

真想大哭一场。我怎么就偏听偏信,就让该死的自尊把自己变得病态般的固执和狠毒呢!怎么就没给他打个,而且一倔就是5年呢!

我晃晃悠悠走到柜台,买了两大袋食品,追了过去。他瞅瞅我的脸,看看糖果,嘿嘿笑。他伸过来的手黑痩黑瘦,他身上的腐臭味很冲很冲。这就是我的那个他?这就是那个清俊少年?

记得一次,他带我到窑厂后面的山坳散步,我像一只误闯仙境的小玉兔,惶恐而期盼。他叫我躲到树丛后面。透过枝叶罅隙,我见他褪下衣裤,光溜溜地扑入清澈的小池塘。上来时,他拥抱我,一股青春气息立2004年至2014年4月间即使我迷乱……

这才是他的气息他的味呀!

可怜的夏晓林,伸手在袋子里抓住一把饼干,对嘴里野蛮地塞着,看一群孩子就在不远处,又端起“冲锋枪”,“哒哒哒!突突突……!”进入自己的浑噩世界。

他远去了,他的背影,在泪水里扭曲了,破碎了……

共 151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年轻人头脑简单的似一张白纸,一句谎言,并无考证,便耍起性子五年不解,结果失去恋人,亲手毁掉了婚姻......悲剧呀。 欣赏佳作。 【 王老大】

1楼文友: 10:10:09 问好了,期盼您的新作!

2楼文友: 1 :58:1 一对深爱的恋人,却因一句谎言劳燕分飞。是爱的不够深,还是没缘分?作品耐人寻味。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孩子拉肚子怎么办
滨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玉林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