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梦继不贩卖焦虑遇见幸福想给当代都市剧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7-01

导演梦继:不“贩卖”焦虑,《遇见幸福》想给当代都市剧打个样

原标题:导演梦继:不“贩卖”焦虑,《遇见幸福》想给当代都市剧打个样

在上一部作品《三八线》之后,导演梦继已有几年未推出新作。

对于这位“老”导演来说,电视剧不易拍,导演也不易做。几年间,他一直在寻找一个能反映当代社会,尤其反映当代人群喜怒哀乐的题材。

《遇见幸福》正是梦继在寻找了很久后,终于“找”到的一部戏。从三个发小成人后的相聚开始,随着剧情的推进,中国老中青三代人的生活途径和价值取向,在一种幽默的日常氛围之中,徐徐地铺展开。

导演梦继

与交往多年的制作团队合作,梦继笑称《遇见幸福》是一部为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以及当下“量身打造”的“献礼剧”。除了制作周期恰好能赶上今年的“献礼季”,主创团队也正好在思考这么多年来,国人在精神层面上的一些困惑。

“或者说是我们的一些向往,以及我们的一些追求。”

不是生活里有什么,电视剧就拍什么

《遇见幸福》是一部都市情感剧。剧中有大量细碎的生活细节,以及亲情、友情、爱情之间的纠葛。

三代人、三个家庭、三种婚姻,在复杂的三种叙事脉络中,甄开放(蒋欣饰)、司问渠(李光洁饰)、欧阳严严(郭京飞饰)、萧晴(刘孜饰)四名中生代人士,各自都陷入了不同的生活焦虑之中。

从葬礼上有些尴尬的重逢,到如今萧晴和欧阳严严合作开火锅店,还时不时去找甄开放咨询如何与女儿相处的问题,三个发小似乎回到了当年的亲密无间,却始终因为各自的价值观不同,有着不断的摩擦。

同时,人到中年的他们也面临着家庭与婚姻带来的压力。欧阳严严与妻子住在一个屋檐下,两人却毫无交流;萧晴与丈夫分隔两地,只能勉力维持婚姻。甄开放离婚后虽与司问渠陷入热恋,但如何让女儿接受一个新“爸爸”,仍旧让她大伤脑筋。

然而,剧中的感情矛盾,都是因为角色自身的弱点所引发的。处理问题的方式,也没有在追求鸡飞狗跳的“戏剧性”,而是总有一种克制感。

在影视行业里工作了20年,对梦继来说,想要“一地鸡毛”,做出更尖锐的冲突桥段,可谓信手拈来。“我们不是没有能力做这个事,但是生活里的‘狗血’,不适合在文艺作品里体现。”

让剧情贴近生活,又高于生活,这是拍摄《遇见幸福》的难点之一。把琐碎的生活细节纳入到剧情之中,才能把观众带入戏,产生“润物细无声”的效果。

因此,这也让梦继养成了一个特别的习惯。如今,他看自己导演的剧,一定要开着弹幕看。在弹幕这种实时反馈里,只要有一点细节没有处理好,就会被观众发现1页游《封天传》他年我若为天帝。这有时会令他感到“羞愧”,却也可以在其中吸取教训。

然而,有时对细节的完全还原,却会对电视剧的审美性造成一些损伤。《遇见幸福》中有一幕,梦继至今回想起来,都很是懊恼。

有一幕,司问渠下班后,和同事从航空公司里走出来。梦继最初的想法是,一个已经下了班的飞行员,他的发型肯定不会和上班时一样,打理得井井有条,这才是真实的生活场景。但这一点设计却似乎没有传递给观众,对于观众来说,司问渠是个机长,只要出现在公众视野里,就应该是一丝不苟的。

“这是我错了。我忘了我们在做的是电视剧,我们是要把角色给观众看的。”梦继总结道。

可以说,无论是在审美上,还是更进一步在精神上,文艺作品都是生活真实的凝练,并在此基础上,为观众提供一个因势利导的解决方向。梦继以服饰的流行举例,一部电视剧里,如果角色的服装和配饰是美的,那么同样的装扮,就会在大街小巷里当中流行起来。价值观也是一样的。

这当然对主创团队,尤其是导演,有了更高的要求。“导演”这个职业对梦继来说,应当是一名“思想的创造者”,首先便要有教人从善学好的意识。

“作为创作者本身,我觉得我们本身就要有文化。”梦继道,“导演这个行业就应该是一个文化人干的事儿。”

“新时代”的剧,有回溯也要给未来“留点东西”

即便是对于作品众多的梦继来说,《遇见幸福》也是一部切入点很独特,构架也相当复杂的剧作。

三个发小的关系,编织起整部剧里的戏剧冲突和波折,其中还穿插着三代中国人不同的价值观和精神生活。

甄家、严家、萧家三家的老父亲在年轻时亲如兄弟,因此,他们也希望自己的下一代能延续老一辈身上的友情。但是,社会大环境的变化却改变了人和人相处的方式,让这些老人既担心子女的生活,却又不知如何插手。有的时候,甚至会帮倒忙。

作为主角的中生代是社会的中坚力量,上有老下有小。在社会的浪潮里,他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并因此产生焦虑和迷茫,甚至不知何去何从。

剧中对这种焦虑的描绘是十分细腻的。比如欧阳严严辞职后,邀请旧同事一起唱歌却一个人都没来。在豪华的包间里,他和自己的儿子两人孤零零地坐着,然后拼尽全力地唱了一首《海草舞》的场景,令人十分唏嘘。

在梦继看来,中年人的失业是正常的,失婚是正常的,但他们的幸福是更正常的。“我们为什么不把幸福放大了给观众看呢?”

在如今的剧情中,最幸福的应当是正陷入热恋之中的甄开放。她在剧中的号“甄好”延续到现实中,并且有主创人员在打理,对观众发来的情感问题进行回复。而甄开放的恋情,也似乎鼓舞了现实中与她有相似遭遇的女性,让她们能够有勇气开始新的感情生活。这无疑是令主创团队十分欣慰的。

在对“中年甜宠”的刻画中,梦继有意强调“家庭”在其中的作用,以及家庭观念对这一代人产生的影响。与年轻人的自由不同,中年人的感情生活很多时候背负着“养家糊口”的担子,也会对他们的子女产生影响。

长期与父母分隔两地,萧春泥(徐沐婵饰)成为了一个叛逆的少女,并拒绝与母亲进行沟通;欧阳博文(谢承泽饰)生活在父母冷战的低气压之下,只能在游戏中排解压力。正因如此,梦继表示,剧情的笔触,最后必须要落在年轻一代身上,才算得上是一部在“新时代”背景下的作品。

“他们生长在新的时代,不缺物质,但这些独生子女却很孤独,也没法像中生代一样‘抱团取暖’。加上社会飞速的发展,我们这一代人的焦虑所导致的家庭里的不和睦,都会对现在的孩子造成影响。”梦继分析道。

因此,《遇见幸福》的故事除了是老一代人的释然,是中年人重整旗鼓的出发,更在结尾处,有一笔属于年轻一代的“高光时刻”。梦继笑称结尾会让观众大吃一惊,也会是一幕极具有震撼力的设计。

应当说,作为一名中生代导演,梦继在《遇见幸福》里表现出了对年轻一代极大的期待。在他看来,与中年人的迷茫无措相比,年轻人的理想和方向都更加清晰,他们所处的时代也比上一代更好,对于国家和社会,也有属于这一代人的独特感知。

“老一辈把温饱给我们解决了,我们这一代完成了‘现代化’轻轻拍了拍老人的肩膀。可是,年轻一代是在前人基础上继续往前,以他们的方式建设国家。这部戏的结局应该要在这儿。”

虽然“都市情感剧”这个定位似乎和当下年轻人的语境没有太多重合,但梦继坚信,这部《遇见幸福》是拍给年轻人看的。只有年轻观众愿意看和讨论,才是对“新时代”,以及“新作品”要求的呼应。

在抖音这个年轻人聚集的平台上,《遇见幸福》的热度始终高居不下。官方帐号下超过1亿的视频播放量,似乎也印证了梦继的想法:当代的年轻观众,需要温暖、幽默的文艺作品。

因此,《遇见幸福》能在年轻观众居多的湖南卫视播出,对梦继来说,也是让他“引以自豪”的一件事。

“实际上湖南卫视挺厉害的。”他笑道。年轻观众需要迎合,更需要引导,作为一部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面向老中青三代的“献礼剧”,一开始的确会担心,是否会导致一部分年轻观众的流失。梦继表示,尽管有这个担心,湖南卫视还是播了这个剧,这是很有社会担当的表现。

“事实证明,我们的观众并没有流失,从各种数据分析下来,年轻观众的比例在不断提升。这说明,我们的引导还是成功的。”

《遇见幸福》是一部有着特殊角度的剧作。每个家庭,每个人物,都是社会的一部分缩影,并折射出某种普世的价值观。《遇见幸福》里不乏各种层次上的矛盾,但梦继在思考的,一方面,是如何在提出矛盾的同时避免“贩卖焦虑”;另一方面,是要给观众提供解决矛盾的办法。

“一部戏播完以后,它给观众留下了什么?尤其是给我们的下一代留下的是什么,这是电视工作者要去思考的。”梦继表示。

就像制片人唐丽君所说,梦继在进行创作时一直在提醒主创团队,要确定自己的价值观,确定引入剧情的角度,怎样去引导观众,以及讨论新时代处理家庭关系和人际关系的剧作,到底应该怎么做。

“这是一个机会。”谈到《遇见幸福》的意义,梦继道,“我们能从不同的角度来反映社会,并且给予它我们这一代导演的思维,表达我们的倾向。最重要的,是给大家一个明确的希望,让大家能看见一个明确的未来。”

【文/一树】

The End

影视独舌 由媒体人李星文创办的影视行业垂直媒体。我们的四项媒体主张:坚持原创,咬定采访,革新文体,民间立场。

去眼袋
庆阳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孩子拉肚子
哪里治心脏好
杭州有专业白癜风医院吗
灰指甲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